戬月华歌

润玉仙

天蓝OwO:

人间有味是清欢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绘画过程: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8772402/

哇润玉仙好好看啊

曹狗剩:

〖青山几重〗
(私人定制,请勿使用)

(12/50)

待他日熏风南来
将眉山轻描粉黛
逢秋时便收尽满山斑斓
山入怀
尔入我梦来.

月更选手前来留名.

https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545452603

作为一个润玉粉,再次表明态度

关于这几天的撕逼、玉露以及润玉和邝露,我想说的话
你们撕请单挑好吗?不要拉整个圈子下场?

之前就发了一篇问劝休战,这次再发一次,至少可以表明我自己的态度。

不管是哪家唯粉还是cp粉,拜托不要再在对方标签里撕了好吗?
能不能有一说一,有话好说?

我反对撕逼。
反对因为撕逼贬低其他角色的行为,贬低润玉不可以,贬低邝露也不可以。

同时我反对过于歪曲润玉角色人设,如果为了自己的喜好而做出歪曲丑化角色的行为,你不如不打润玉tag,并将他的名字稍加变换,反正你不在乎这个角色会不会被骂,那么你也就不算有多喜欢这个角色了吧,那么它就是一个单纯工具而已,而不再是“润玉”。
润玉粉表示不在乎你不打润玉tag,润玉tag的热度是否会因此下降几分,也不在乎润玉tag的热度究竟排名几何。
我只希望润玉这个名字,代表的是剧版和小说润玉,而不是某些同人文中因被扭曲、被丑化,而被谩骂的名字。
他已经遭受了太多误解和伤害,实在看不得你们不仅在文里还在现实生活中几度伤他。

我也专门看过一些旭润tag里的文章的评论,很少有这么恶意的对待并谩骂对方(旭凤或润玉)的。

同时也不希望一些玉露粉在写文的同时,歪曲邝露的人设和性格,这也不是我喜欢的邝露,更与剧中的邝露相去甚远,我只偶尔看到一眼就被恶心劝退了。
我现在算是明白,一些粉丝根本只是借了润玉邝露这两个人物的皮,来写一些黑暗无品的文章。

请尊重角色,不要将他们变得满目疮痍。不要打他们的cp,用他们的名字。
如果你实在想借皮,请变化一下名字,就说“以xx原型写的文”也好。

而这次的撕逼,肯定是有人预谋搅弄两个圈子的矛盾的。至于是哪个疯魔扭曲的群体,我想大家心里也是有底的。

请大家冷静一下。
最后,剧版润玉很好,邝露也很好,我为剧版人设站街。

冯虚御风,遗世独立。
生如逆旅,似行人。
不如洒然淡此身。

祝应龙夜神,太上忘情,万世升平。

关于这几天的撕逼、玉露以及润玉和邝露,我想说的话

停止好不啦?
我每天点进润玉的标签,只是来找图的,从来没怎么参与过各种争执,不想看到有人撕逼,弄的这里乌烟瘴气的。无论是旭润润迅锦玉玉露还是润玉水仙,我从来不会点进去同人文,我只是个来舔图的。
所以,不管是哪家唯粉还是cp粉,拜托不要再在标签里撕了好吗?
我反对撕逼。
也反对因为撕逼贬低其他人的行为,贬低润玉不可以,贬低邝露也不可以。
反对撕同人文作者(我支持不毁人设的同人文,也尊重私设再创作,但是私设的也请自己知道是在看私设文,不要当成真的剧版人设而在私设文之外辱骂任何一方角色🙏)
希望不要因为个别脑残粉而引起撕逼,污染tag,求你们要撕清私聊或不带tag对撕互圈好吗🙏🙏🙏

但是还是要说,不要撕逼好吗,有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?你撕人很爽吗,别人不接受你的观点气死你丫的。想要说服人首先拿出自己的好态度来ok?连态度都不好怎么让人试图理解并接受你的观点?这不是和正常生活中一样的道理吗。
如果是被撕,直接拉黑他忽略他好了,有些人是越理越来劲的。
如果无辜被撕逼骚扰被圈被骂的,可以拉黑那个人,不要因为脑残而毁了自己的兴致。
最后,剧版润玉很好,邝露也很好,我为剧版人设站街。

一无所有

须知,本人是动漫党,所以很多漫画情节都不熟悉。本文熙华向,有私设,文笔差,勿嫌弃。自产自销,更新不确定……(哎呀,我不会写须啦)

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

  血,浸染雪亮的长剑、深蓝的衣袖。蓝衣青年目光颤抖,看着这由自己终结的一切。
  那人如云般飘舞的长发染上血红,倒在了他的身前,唇角却浮起优美微笑。
  “我……不甘心呐……”他望着深蓝的天空和那张俯视着自己的俊秀脸庞。
  “子诚,为什么身为阳冥司……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?”
  杨宁颤着身子跪下,长剑依旧没有拔出,看着那双一向宁静的美丽眼眸,泪水不住的滑落:“大人……是早就预知……了今日,才赶在下走的吧。如今,变成了我们都不希望看到的样子……”
  “不……这正是我想要做的自己啊……”
  不用
  日复一日消耗自己的灵力和生命,赐予并不关心的生命。
  想杀谁就可以杀,想要去哪里就可以去啊。
  堕入魔道又如何?
  只是唯一的遗憾,就是不能和子诚在一起,看不到他时而惊愕时而呆毛的微笑了呢。不过,能死在喜欢的人手里,也是一种安心啊……
  他微笑着将目光从杨宁脸上移开,看向天空。身体渐渐变淡,灵力向四周散去,最后变得消失不见。
  
  
  泪水如雨在杨宁脸上滑落,他跪坐在地,低头掩泣 ——“大人……子诚该如何来给您长久的生命和自由的灵魂呢?”
  
  
  落月剑尖着地,划过血流成河的地面,杨宁一遍遍围绕着石堆,画出繁复发亮的巨大阵法。阵法将已经被整齐摆在地上的尸体包围。他坐在阵法外,将落月插入阵法边的土地上。仅剩的右手握住剑刃,鲜血涌出,顿时流经每道符文。
  寂静血腥中,他沉声念咒——
  “大道至简,循环往复。天地玄黄,日转星移。四季交替,万物生息。”
  “沧海茫茫,大地苍苍。上善无为,下善其道。彼尔生灵,陨落枯兮。何可赎之,逆其道也。以我之躯,化尔血肉……以我之魂……召彼游魂……以我之念……往生万物!”
  暮色沉沉的天地间,青光大盛。杨宁衣发飘飞,身形颤抖,几乎要跪坐不住倒下。但他依然吃力伸出左手,鲜血不断喷涌,随着阵法的启动飞向头顶的天空之上。
  地上的血液渐渐消失,人类的尸体以肉眼可见之神速补全完整。无数魂灵在阵中旋绕,最终全部进入了各自身体,呼吸重新起伏。而他的身体却渐渐暗淡下来,最终消失不见。
  依旧留在原地的,只有一个透明的虚弱灵魂。他走过一片昏迷中的人们,边走边歇地,将他们恐怖的记忆一个个清除,直到看见最后一个十多岁孩子睁开的清澈而敬畏的眼神。
  他微微一怔。
  孩子颤抖着身体爬了起来,看着四周呼吸起伏的人,张大着眼睛看着这个有些不一样的道士模样的人,或者说,灵魂。
  “你看得见我——”杨宁轻声问道。
  孩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颤声道:“谢谢先生……让我们活过来。”
  杨宁摸摸少年的头发,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穿透了他,收回手来。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杨……林昭。”
  “跟我是同姓呢。”杨宁嘴角微微弯了弯,“那么,你要忘记那段恐怖的记忆吗?”
  少年摇摇头,抬头看着一身黑衣的杨宁:“我不要忘记,因为不想忘记是先生救了我们。”
  
  破旧的茅庐下,风铃在风中摇曳飘动。风吹过屋前的花草,吹过地面上的落叶,吹着少年杨林昭的衣服和长发,唯独吹不动背对着杨林昭的杨宁的一根头发。
  “你是个很有天赋孩子,昭儿,我目前能教你的只有这些了,以后的修行之路你好自己走下去了。”
  “是,多谢师父的传授之恩。徒儿一定会走下去的,到时候,除尽天下所有危害世人的邪恶妖魔!”
  杨宁微微点头,想了想,道:“一切不要急于求成,切勿急躁修行,根基才能扎实深厚。记住了吗,?”
  “记住了。”杨林昭清澈坚定的眼睛渐渐弥漫上水汽,“师父……您是个这么厉害的人,就不能撑过这七天永远留在世上吗,昭儿不想您离开!”
  “人死后的灵魂,一旦超过七日便会散形,若因执念而留于世间,便会变成恶鬼。”杨宁回头看着这个七日徒儿,微微牵动了一下嘴角,算是一个安慰的微笑,“我是不会散形的,因为我心有执念。然而……我并不想变成恶鬼,做一些我不愿做的残忍至极的事情。昭儿,有几件事我想请你帮忙,但你要仔细考虑一下,若是你不愿意,我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  “师父请说,昭儿一定会办到 ”
  “我将我剩余的灵魂之力和记忆以及毕生的剑术封印到你的体内,将来一代代传给你的后代。同时,将端木落月的灵魂封印在你的血液之内,将来的一天,他会被释放出来,而同时,我的灵魂之力便可以被触发,让你的后代拥有我的全部实力。如果他继续作恶的话,就杀了他,如果……他已经放弃了那样的念头,就放过他。”
  少年睁大了眼睛,师父将他的灵魂之力传给自己和后人,自然非常乐意。但又听到要把端木落月的灵魂凤入自己血脉,就不由得想到那个将自己和全村的人屠戮殆尽的一天,他依旧会感到巨大的恐惧。
  他想了很长的时间,也在这七天在大致了解了师父和堕魔阳冥司曾经关系匪浅,最终他点了点头,道:“师父的心愿,就是弟子的心愿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杨敬华睁开了眼睛,看着面前的端木落月,有些不知所措:“他……为什么这么做?”
  其实他想问的是,他为什么没有彻底杀死这个杀人如麻的魔头。
  “将我封印千年,只是为了让我在千年之后,看看这世间的沧海桑田,万物变化吧。以弥补当时注定不能得到的正常的寿命。只是他……”端木落月轻轻闭上眼睛,无声地一叹。
  杨敬华疑惑道:“不管你以前有什么痛苦,但是看了与从前一样不一样的世界,难道你还拘泥于当时的痛苦吗啊喂?你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,虽然是以灵魂的形态,赚大发了好吧!而且现在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可以让你心情变好,手机电脑wifi,游戏购物扮女装。不然咱们两个玩一场王者,你我赢了你就放了我,嘿嘿,这个比赛怎么样?”
  端木落月睨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:“你主人就要死了,你这个小影灵还想着玩游戏呢,呵呵。”
  “死?”